Thank You To The DJ

DJ Bobbito Garcia in conversation with MC Will DeBord from Sneaker Con, MC AJ from Kicks, and designer Shafari from Oakland fashion house Lace Attire. July 13, 2019. 1987 State of Mind: Before & After 1987.
Bobbito Garcia x AJ from Kicks
Will DeBord from Sneaker Con
DJ Jahbaz

Play Next

#SneakerNet

Knickerbocker Spot-Bilts

  • Second verse from “87-88“.
  • Written, hyperlinked, and performed by Folex of Justice System.

Catch me by the Woodlands gym at the staircase
Nike Wind Runners, purple Skidz and mad bass
to every fine-looking girl with finger waves or big hair
flirting like a mother…to your girl, I don’t care!
Nah, I’m just playin, I was cool and laid back,
My Philosophy” was “Top Billin“, let’s just say that
No “I Ain’t No Joke” when I was on the stage, jack
Inside-Out Posse in effect, we stay fat
Fly colored Rugby to match your right kicks
Air Revolution, the white with red tips
No sag in my Bugle Boys or my Girbaud’s
A Champion hoodie to rock at the shows
VJ Ralph McDaniels provided us the visuals
DJs rocking analog, 12”, never digital
Fab 5 Freddy, “Yo! MTV Raps”
Changed the world as we knew it, it’s taking me back
Those village boutiques beat suburban malls
With Keith Haring pieces all up on the walls
Everything we rocked was passion for the fashion
Knickerbocker Spot-Bilts, flash em in Manhattan

Knickerbocker Spot-Bilts, purple Skidz

之前和之后1987

  • Introduction to “Before & After 1987” by Demone Carter, San Jose, California
  • Translation by Vincent Z , Ningbo, China

我们人类总是喜欢把历史按照每10年整理成一个阶段去看待。在20世纪的每一个十年里,我们都有一个压缩版的集体记忆,如60年代的灾难、70年代的流行时尚和80年代的时尚狂热等。但是任何一个历史(或运动鞋文化)专业的学生都会告诉你,历史的篇章从来都不是以零结尾的年份来归纳的。

没有人比文化大师博比托·加西亚(Bobbito Garcia)更能理解空间、时间和潮流之间的关系了。这位富有开创精神的DJ、球员、电台名人和运动鞋大师,被一些人成为Kool Bob Love,在鞋类历史的殿堂里确定了一条无比清晰的分界线。在他的书《你从哪儿弄来的?纽约市运动鞋文化1960-1987》中,博比托解释了1987年是如何成为世界末日的(正如他所理解的那样)。

“从1960到1987年,纽约的目标是在一个集体框架中展现你的个性。这种精神是充满竞争的和进步的,咬人是受人鄙视的。”

“1987年之后,比赛发生了变化。在87年,耐克为(迈克尔·乔丹)的Air系列发起了一场2000万美元的宣传活动。在80年代中期之前,几乎没有运动鞋的电视广告。然而,电视广告被证明对销售是有效的,就像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球员一样。”

耐克的运动鞋霸主地位与大众媒体营销、生活方式品牌和全球化的爆炸式发展不谋而合,从那时起就一直在不间断的发展着。

因此,在2019年,当我们看到所谓的单一文化的消亡和小众市场的突变时,我们只能猜测运动鞋文化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还有谁能比鞋子未来学家博比托·加西亚更能引领我们进入下一阶段呢?

87-88

迪亚多纳蓝边高帮鞋

Jahbaz讲述了Jason著名的节拍音乐2019年夏季单曲x Justice System’s “87-88”背后的人物、地点、歌曲和运动鞋的故事。例如,迪亚多纳蓝边高帮鞋。
迪亚多纳高帮鞋,装饰着蓝色的花边
乡村之声里谈论着“Marley Marl spins”
‘Rebel Without A Pause’ Def Jam大获全胜
孩子们穿着Timbs摇滚,建筑工人也穿着它劳作
P-Fine是个怪人,但我们还是喜欢听 
毒贩在银光闪闪的沃尔沃里摇滚
Wolfpacks被袭击, ‘Go Stetsa’正在杀戮
迈克尔·泰森咒骂着所有的比赛,
嗯……
我可能还很年轻,但我也在那里
我在那里,偷偷溜走,
可能去阿尔比广场吧? 阿尔比广场
但MSG 的演唱会一点都不公平
Run-DMC演唱会的激光划破夜空,
Snow Beach Café holds me down 
EA谢谢你
因为在西海岸,哥们儿会拽着你
Mars Blackmon 卖给我们 Jordan 3s
马上就说,
就像Jordana Bell,但她不给我时间 
这出现在我的运动鞋头上,
摇滚的Keds, 直到我们得到面包,
或者像躲避联邦探员一样开始加速
Adidas Ewings, Air Maxs和Ellesses,
愿Biz Mark和Shante平安,
Have a Nice Day

DJ Jahbaz “87-88”
了解以下更多有关人物、地点、歌曲和运动鞋的故事。
People人物
洛⦁ 葛仙妮⦁ •⦁ 山特(⦁ Roxanne Shante⦁ ) / “她的声音很独特,非常独特的声音。显然,她的音调更高,但是实际上她的舌头非常灵活,平滑但灵活。她的声音和说话都像是带着刀锋。她的节拍跳的很好,一直跳的很好。”
Run DMC / “有史以来在所有音乐风格中最伟大、最重要的乐队。”
LL Cool J / “让我们回溯到1985年,来看看LL Cool J’s的首张专辑《Radio》。那张专辑的封面是一个箱子,一个里面放着卡式磁带的大音箱,封底是穿着黑红乔丹鞋的LL。这张专辑引起了轰动。”
迈克尔⦁ ·⦁ 乔丹(⦁ Michael Jordan⦁ ) / “耐克觉得有必要,就像“哦,阿迪达斯就这样一夜之间流行起来了吗?我们要让迈克尔·乔丹出马,我们也要让他出名,因为这是一个稀释效应。支持Run DMC乐队是一回事,因为他就是嘻哈音乐界的权威,但是你关注的是一个个人:迈克尔·乔丹。因此,我们要打造个人崇拜:品牌强调的是一个战神和他的一双战靴,这要成为最吸引眼球的事情。”
P-Fine / “那家伙真是老土,他虽然不能跟斯特雷奇和博比托相提并论,但他是一个先驱,你必须尊重他、他的DJ,还有那些让着一切成为现实的人。Lyvio G,他的DJ是Lyvio G。”
地点
Beat Street / “我的目标是得到专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就如一双我买得起的黑皮靴,最好是没有太多人拥有或者没几个人拥有的那种。买到一些别人没有的帽子,还有唱片,在Fordham路的Beat街,买一些黑胶唱片。”
Fordham Road / “我从格林伯格(Greenburgh)我们住的地方一直来到布朗克斯区(Bronx)的Fordham路,就在那里买到了这些东西。然后带着别人没有的摇滚唱片返回。那对我来说才是非常重要的事。”
麦迪逊广场花园(⦁ Madison Square Garden⦁ ) / “(Run DMC)空中跳跃着炫目的激光霓虹,哇,这里有87年的音乐会、《Raising Hell》的巡演。你可以看到Beasties的公演、Davy DMX的公演,还能看到Flavor Flav,以及在演出间隙出来的麦克·泰森。”
乔治城(⦁ Georgetown ⦁ )/ “你能欣赏到一支由黑人主教练带领的以黑人为主的球队参加NCAA锦标赛,他们的球风令人惊叹不已。真是不可思议,就像是你会情不自禁的喊出一声“哇”,你必须把它交给乔治城(Georgetown),大家都喜欢乔治城,除非是你有家人去了马里兰之类的地方。”
阿尔比广场(⦁ Albee Square⦁ ) / “布鲁克林完全就是另外一个星球,人们把它叫做“布鲁克林星球”是名副其实的。”
歌曲
Rebel Without a Pause / “1987年五月的第一首单曲,是Public Enemy在很多方面最重要的单曲,也是Def Jam最重要的单曲,我相信这首歌在WNYU的P-Fine秀上首次亮相。”
Don⦁ ’⦁ t Believe The Hype / “你要记住87-88年,试着听听嘻哈音乐,那是完全仅在晚上演奏的音乐。Chuck D. Public Enemy在《Don’t Believe The Hype》中唱到‘白天广播都要害怕我,因为我已彻底疯狂,而且我是公敌,他们不能在黄金时间来播放,因为我对时间了如指掌’。”
Cult of Personality / “这个乐队叫Living Colour,里面有Vernon Reid和Corey Glover。他们创作了这首歌‘Cult of Personality’,这首歌在MTV上轮流播放,风靡一时。”
Last Night / “布鲁克林就这样名声在外,嘻哈音乐很清楚的说明了这一点,这里有Kid ‘N Play来吟唱这首歌《Last Night》,他们唱到‘布鲁克林,布鲁克林,恐怖的联合广场啊’”。
I Know You Got Soul / “87-88,回头想想看,拿着乡村之声像在说“哦,糟了”,封面上有25位说唱歌手和DJ。看到这些关于Eric B的文章,当Eric B和Rakim创作出“I Know You Got Soul”时其他人的印象怎么样?”
运动鞋
Diadora High Tops / “听着,你必须上我的高中。当时是7-12年级,大概有1200个孩子。去玩摇滚就会看到这样的反应:不仅仅是2、3个人注意到了,而是25-40个人注意到了我在大楼里走了半小时。我不认识的哥们儿就会说‘哊,哊,哊!’他们会拦住朋友,也会拦住我,向他们的朋友展示我的鞋子。当时没人有那样的鞋子。”
Ellesse / “当时很流行的一些网球鞋,如Diadora、Ellesse等。他们像网球鞋和高尔夫球鞋,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我猜是乡村俱乐部类型的东西,我不知道,我没去过,但是他们都不一样。”
Adidas Ewing / “我们把它们叫做‘Ewing joints’,我忘记了确切的名字是什么了,大概类似于‘终结者’这类的称呼。非常高的鞋帮:白色接缝处的蓝色和橙色对阿迪达斯来说很潮,Patrick Ewing穿着它跳了一分钟摇滚。”
Keds /“首先,它必须很酷。生长在70、80年代的人,我认识的每个孩子都有过Keds。那是Skip瞥视,你有Keds、Buster Brown,随便什么都行。这让人回想起我们的童年。不论你的童年有多艰难,也都会有一些有趣的回忆。和朋友们跑来跑去,你当时穿的是什么呢?在你七岁的时候吗?你都是踩着Pro Keds。”
Jordan 3s / “但是当乔丹3号推出的时候,那就像一个完整的‘另一个版本’。”

87-88

“87-88” tickets sold at the door at Back Bar on Market Street. Extremely limited pre-sale exclusively at the Snow Beach Café Shop. Limited to 10. The show is one night only at Back Bar across Market Street from the San Jose Convention Center.

Buy Now

Event Flyer
Tickets available for pickup at the #SneakerNet booth inside Sneaker Con and at Back Bar beginning at 9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