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和之后1987

  • Introduction to “Before & After 1987” by Demone Carter, San Jose, California
  • Translation by Vincent Z , Ningbo, China

我们人类总是喜欢把历史按照每10年整理成一个阶段去看待。在20世纪的每一个十年里,我们都有一个压缩版的集体记忆,如60年代的灾难、70年代的流行时尚和80年代的时尚狂热等。但是任何一个历史(或运动鞋文化)专业的学生都会告诉你,历史的篇章从来都不是以零结尾的年份来归纳的。

没有人比文化大师博比托·加西亚(Bobbito Garcia)更能理解空间、时间和潮流之间的关系了。这位富有开创精神的DJ、球员、电台名人和运动鞋大师,被一些人成为Kool Bob Love,在鞋类历史的殿堂里确定了一条无比清晰的分界线。在他的书《你从哪儿弄来的?纽约市运动鞋文化1960-1987》中,博比托解释了1987年是如何成为世界末日的(正如他所理解的那样)。

“从1960到1987年,纽约的目标是在一个集体框架中展现你的个性。这种精神是充满竞争的和进步的,咬人是受人鄙视的。”

“1987年之后,比赛发生了变化。在87年,耐克为(迈克尔·乔丹)的Air系列发起了一场2000万美元的宣传活动。在80年代中期之前,几乎没有运动鞋的电视广告。然而,电视广告被证明对销售是有效的,就像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球员一样。”

耐克的运动鞋霸主地位与大众媒体营销、生活方式品牌和全球化的爆炸式发展不谋而合,从那时起就一直在不间断的发展着。

因此,在2019年,当我们看到所谓的单一文化的消亡和小众市场的突变时,我们只能猜测运动鞋文化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还有谁能比鞋子未来学家博比托·加西亚更能引领我们进入下一阶段呢?

87-88

迪亚多纳蓝边高帮鞋

Jahbaz讲述了Jason著名的节拍音乐2019年夏季单曲x Justice System’s “87-88”背后的人物、地点、歌曲和运动鞋的故事。例如,迪亚多纳蓝边高帮鞋。
迪亚多纳高帮鞋,装饰着蓝色的花边
乡村之声里谈论着“Marley Marl spins”
‘Rebel Without A Pause’ Def Jam大获全胜
孩子们穿着Timbs摇滚,建筑工人也穿着它劳作
P-Fine是个怪人,但我们还是喜欢听 
毒贩在银光闪闪的沃尔沃里摇滚
Wolfpacks被袭击, ‘Go Stetsa’正在杀戮
迈克尔·泰森咒骂着所有的比赛,
嗯……
我可能还很年轻,但我也在那里
我在那里,偷偷溜走,
可能去阿尔比广场吧? 阿尔比广场
但MSG 的演唱会一点都不公平
Run-DMC演唱会的激光划破夜空,
Snow Beach Café holds me down 
EA谢谢你
因为在西海岸,哥们儿会拽着你
Mars Blackmon 卖给我们 Jordan 3s
马上就说,
就像Jordana Bell,但她不给我时间 
这出现在我的运动鞋头上,
摇滚的Keds, 直到我们得到面包,
或者像躲避联邦探员一样开始加速
Adidas Ewings, Air Maxs和Ellesses,
愿Biz Mark和Shante平安,
Have a Nice Day

DJ Jahbaz “87-88”
了解以下更多有关人物、地点、歌曲和运动鞋的故事。
People人物
洛⦁ 葛仙妮⦁ •⦁ 山特(⦁ Roxanne Shante⦁ ) / “她的声音很独特,非常独特的声音。显然,她的音调更高,但是实际上她的舌头非常灵活,平滑但灵活。她的声音和说话都像是带着刀锋。她的节拍跳的很好,一直跳的很好。”
Run DMC / “有史以来在所有音乐风格中最伟大、最重要的乐队。”
LL Cool J / “让我们回溯到1985年,来看看LL Cool J’s的首张专辑《Radio》。那张专辑的封面是一个箱子,一个里面放着卡式磁带的大音箱,封底是穿着黑红乔丹鞋的LL。这张专辑引起了轰动。”
迈克尔⦁ ·⦁ 乔丹(⦁ Michael Jordan⦁ ) / “耐克觉得有必要,就像“哦,阿迪达斯就这样一夜之间流行起来了吗?我们要让迈克尔·乔丹出马,我们也要让他出名,因为这是一个稀释效应。支持Run DMC乐队是一回事,因为他就是嘻哈音乐界的权威,但是你关注的是一个个人:迈克尔·乔丹。因此,我们要打造个人崇拜:品牌强调的是一个战神和他的一双战靴,这要成为最吸引眼球的事情。”
P-Fine / “那家伙真是老土,他虽然不能跟斯特雷奇和博比托相提并论,但他是一个先驱,你必须尊重他、他的DJ,还有那些让着一切成为现实的人。Lyvio G,他的DJ是Lyvio G。”
地点
Beat Street / “我的目标是得到专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就如一双我买得起的黑皮靴,最好是没有太多人拥有或者没几个人拥有的那种。买到一些别人没有的帽子,还有唱片,在Fordham路的Beat街,买一些黑胶唱片。”
Fordham Road / “我从格林伯格(Greenburgh)我们住的地方一直来到布朗克斯区(Bronx)的Fordham路,就在那里买到了这些东西。然后带着别人没有的摇滚唱片返回。那对我来说才是非常重要的事。”
麦迪逊广场花园(⦁ Madison Square Garden⦁ ) / “(Run DMC)空中跳跃着炫目的激光霓虹,哇,这里有87年的音乐会、《Raising Hell》的巡演。你可以看到Beasties的公演、Davy DMX的公演,还能看到Flavor Flav,以及在演出间隙出来的麦克·泰森。”
乔治城(⦁ Georgetown ⦁ )/ “你能欣赏到一支由黑人主教练带领的以黑人为主的球队参加NCAA锦标赛,他们的球风令人惊叹不已。真是不可思议,就像是你会情不自禁的喊出一声“哇”,你必须把它交给乔治城(Georgetown),大家都喜欢乔治城,除非是你有家人去了马里兰之类的地方。”
阿尔比广场(⦁ Albee Square⦁ ) / “布鲁克林完全就是另外一个星球,人们把它叫做“布鲁克林星球”是名副其实的。”
歌曲
Rebel Without a Pause / “1987年五月的第一首单曲,是Public Enemy在很多方面最重要的单曲,也是Def Jam最重要的单曲,我相信这首歌在WNYU的P-Fine秀上首次亮相。”
Don⦁ ’⦁ t Believe The Hype / “你要记住87-88年,试着听听嘻哈音乐,那是完全仅在晚上演奏的音乐。Chuck D. Public Enemy在《Don’t Believe The Hype》中唱到‘白天广播都要害怕我,因为我已彻底疯狂,而且我是公敌,他们不能在黄金时间来播放,因为我对时间了如指掌’。”
Cult of Personality / “这个乐队叫Living Colour,里面有Vernon Reid和Corey Glover。他们创作了这首歌‘Cult of Personality’,这首歌在MTV上轮流播放,风靡一时。”
Last Night / “布鲁克林就这样名声在外,嘻哈音乐很清楚的说明了这一点,这里有Kid ‘N Play来吟唱这首歌《Last Night》,他们唱到‘布鲁克林,布鲁克林,恐怖的联合广场啊’”。
I Know You Got Soul / “87-88,回头想想看,拿着乡村之声像在说“哦,糟了”,封面上有25位说唱歌手和DJ。看到这些关于Eric B的文章,当Eric B和Rakim创作出“I Know You Got Soul”时其他人的印象怎么样?”
运动鞋
Diadora High Tops / “听着,你必须上我的高中。当时是7-12年级,大概有1200个孩子。去玩摇滚就会看到这样的反应:不仅仅是2、3个人注意到了,而是25-40个人注意到了我在大楼里走了半小时。我不认识的哥们儿就会说‘哊,哊,哊!’他们会拦住朋友,也会拦住我,向他们的朋友展示我的鞋子。当时没人有那样的鞋子。”
Ellesse / “当时很流行的一些网球鞋,如Diadora、Ellesse等。他们像网球鞋和高尔夫球鞋,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我猜是乡村俱乐部类型的东西,我不知道,我没去过,但是他们都不一样。”
Adidas Ewing / “我们把它们叫做‘Ewing joints’,我忘记了确切的名字是什么了,大概类似于‘终结者’这类的称呼。非常高的鞋帮:白色接缝处的蓝色和橙色对阿迪达斯来说很潮,Patrick Ewing穿着它跳了一分钟摇滚。”
Keds /“首先,它必须很酷。生长在70、80年代的人,我认识的每个孩子都有过Keds。那是Skip瞥视,你有Keds、Buster Brown,随便什么都行。这让人回想起我们的童年。不论你的童年有多艰难,也都会有一些有趣的回忆。和朋友们跑来跑去,你当时穿的是什么呢?在你七岁的时候吗?你都是踩着Pro Keds。”
Jordan 3s / “但是当乔丹3号推出的时候,那就像一个完整的‘另一个版本’。”